《如懿传》原著:恨毒了如懿的魏嬿婉,她的恨,并非无风起浪


发布日期:2021-08-15 17:55    点击次数:221

魏嬿婉对如懿的恨,可谓是恨毒了。

甚至她对金玉妍都没有这么多的恨。在启祥宫的那几年,她干最重的劳役,吃最差的饭菜,宫女太监人人都可以调教她,夜来不仅要替金玉妍洗脚,还要跪当人肉烛台。

她恨金玉妍,因此一旦翻身就找机会报复金玉妍,先是玉瓶钻老鼠惊死了九阿哥,再是马鞍藏针致残了八阿哥。然后,她的气似乎出得差不多了,也就是趁金玉妍落势,言语上挤兑一下。至于利用富贵儿那一回,主要目的是如懿的孩子,顺带着嫁祸金玉妍而已。

《如懿传》原著:恨毒了如懿的魏嬿婉,她的恨,并非无风起浪

很多人不能理解魏嬿婉对如懿究竟恨从何来,似乎如懿并没有伤害过魏嬿婉啊?

站在读者的立场,女主光环之下,如懿好像真的没干什么,但若能站到魏嬿婉的角度,你会发现,如懿对她的伤害无处不在。

一、如懿的不作为,导致魏嬿婉陷入启祥宫的黑暗

凌云彻求如懿把魏嬿婉调离花房,换个轻松点的差事,如懿当时说这只是个小小心愿,不难满足。偏偏她嘴巴说容易,办事却拖泥带水,因着快到年下了,如懿认为花房也缺不得人,因此她要等开春后,再替魏嬿婉换个好去处。

但是魏嬿婉没等到好去处,却等来了启祥宫。魏嬿婉在启祥宫受苦受虐不是一天两天,不是一月两月,足足有两三年时间。

而一旦她入了皇帝的眼,被封为官女子,她当天就将花房旧同事春婵和澜翠要到了永寿宫侍候。自然了,这件事必定是进忠去办的,但进忠是李玉的徒弟,御前小太监,他要两个花房宫女,当天就办好了,如懿身为宠妃,调个花房宫女,居然要从年前拖到开春?你要魏嬿婉怎么想?

非不能也,乃不为也。

《如懿传》原著:恨毒了如懿的魏嬿婉,她的恨,并非无风起浪

二、魏嬿婉的三次失宠,都与如懿有关

魏嬿婉的第一次失宠,是由“燕窝粉丝”引发的不识甜白釉。

魏嬿婉巴巴地来进献燕窝,用绿豆粉丝、鸽蛋和金针丝煨了三两燕窝,白盈盈堆满一盏,她出身寒微,做法自然粗糙。

如懿想到她两度抛弃凌云彻,就起了刻薄心思,拿出钟鸣鼎食人家的富贵作派娓娓道来,燕窝如何得用天泉滚水泡足,如何巧手挑去黑丝和细毛,如何用嫩鸡、新摘菌子并上好金华火腿煨之,细细煨透后还需除去杂物撇去油脂,只余清汤慢炖。

接着评价魏嬿婉这碗燕窝望去如满碗白发,皇帝随后亦轻嗤,说用料贵而足,配制不当,乃乞儿卖富,反露贫相。

嬿婉侍立在旁,窘迫不堪,匆匆告退,偏又撞翻了一旁的甜白釉暗花葡萄玉壶春香炉,无甚见识的嬿婉称之为白瓷香炉,皇帝瞠目而失笑,嬿婉讪讪退出。

欢欢喜喜想去讨好一番,结果呢?伤害性既大,侮辱性也强。还导致了魏嬿婉第一次失宠,她不恨如懿,怎么可能?

而之后,无论是鹿血酒事件,还是谋害永璟事发,她的这两次失宠,如懿都脱不了干系,站在魏嬿婉的角度,她不恨如懿是不可能的,何况还赔进一个亲娘。

《如懿传》原著:恨毒了如懿的魏嬿婉,她的恨,并非无风起浪

三、坐胎药的真相

以读者的上帝视角,我们明白如懿是偶尔得知意欢所服的坐胎药其实是避孕汤药,她曾当着意欢和嬿婉的面,委婉的提过是药三分毒。

意欢是因为对生育的事已经有些绝望了,因此这个药喝两天停三天的,反而怀上了“漏网之鱼”。

嬿婉得悉坐胎药的真相后,她是震惊而绝望的,原来这些年,自己喝的是避孕汤药!

意欢是喝药不积极了才怀的孕!

皇后提过“是药三分毒”,嬿婉现在才听懂了这句话。那么,皇后早就知道了坐胎药的真相!

皇后告诉了意欢,却不肯告诉她!

魏嬿婉站在自己的立场,推导出这么一个并不符合事实的结论,很正常。当一个人并不掌握全部的客观事实时,肯定会加上自己的主观想象。当年如懿和海兰谋害永琏,不也是因为对客观事实的断章取义再加上主观推导?

从这碗坐胎药开始,嬿婉对如懿潜意识里的恨,开始明朗化了。

《如懿传》原著:恨毒了如懿的魏嬿婉,她的恨,并非无风起浪

四、两个男人

凌云彻是魏嬿婉的初恋,也是唯一一个真心真意爱过她的男人。即便是魏嬿婉抛弃了凌云彻,但那段贫寒又纯真的时光一直是魏嬿婉生命里的美好,在后宫的泥潭里越滚得污糟,那段时光越是弥足珍贵。

可是凌云彻变心了,他转而爱上了那个比他年纪还大的女人,他用那样的目光看她,他不惜为她以身挡刀,为了她,他连性命都不要了!

魏嬿婉的忌妒愤怒不可能不转化为对如懿的恨。

还有她视作一生依靠的皇帝,她不是不知道,最初能得宠,就是因为自己这张脸有几分象如懿,她不在乎这个,她甚至将之视作自己的运气。

她是那样温柔婉转地迎合皇帝,她学习如懿的长处,她努力将如懿的短处修炼成自己的长处。可是哪怕她同他生育了四子二女,哪怕他给了她皇贵妃的尊贵,哪怕那个失宠的讨厌女人自尽在翊坤宫,他的怀里还是收藏着那条青色樱花红色荔枝的帕子!

魏嬿婉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,一个拿走了她最美好的感情,一个拿走了她大半个人生,可是他们两个的心里,只惦记那个讨厌的女人。

其实不仅仅是魏嬿婉吧?本来也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接受这种感情上的背叛和羞辱。

《如懿传》原著:恨毒了如懿的魏嬿婉,她的恨,并非无风起浪

这世上,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不共戴天的,也并不仅仅是杀父之仇。有时候一句辱骂,甚至一个鄙视的眼神,就足以让别人料理你了。

比如2004年的马加爵事件,一个大学生,三天杀四人,起因是打牌时发生口角,邵瑞杰恶语伤人,于是第一个被杀。其他三人,有因生日没请他被杀的,有因妨碍了他杀人被杀的……

按马加爵供述,他平时跟邵瑞杰很好,把他当作朋友,可邵瑞杰还这样说他为人不好。他很绝望,他在大学里一个朋友也没有……他恨他们。

马加爵这个心态同初初爬上龙床的魏嬿婉何其相似,魏嬿婉在后宫,除了金玉妍这个厉害的敌人,她一个朋友都没有。她讨好如懿、依附如懿,换来的是“燕窝粉丝”的羞辱。

在如懿被栽赃与格桑大师私通时,魏嬿婉长跪养心殿前力挺如懿清白,凭着这点功劳,她终于跻身如懿党,却始终是边缘人物。不仅如懿,同为如懿党派的海兰和意欢都是打从心底里瞧不上她。

因此魏嬿婉一旦羽翼长成,立刻组建同如懿党对立的令妃党,这几乎是水到渠成的选择。

所以说,世上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按白蕊姬的说法,都是“一报还一报”。

后宫无涯,活着就是胜利。

《如懿传》原著:恨毒了如懿的魏嬿婉,她的恨,并非无风起浪